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BSESSDIA

.

 
 
 
 
 

日志

 
 

Rick Owens-时装界哥特帝的自白。  

2011-10-18 13:28:24|  分类: Nouvelle/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Rick Owens-时装界哥特帝的自白。 - V.v - Runway。

 瑞克·欧文斯(Rick Owens)常做出格的事,不过作为一个时装设计师,他的分内事做得更出色。37岁才成立个人品牌,用十多年的时间就在全球开了5家独立店铺,他被称为“最多人抄袭的设计师”,也是少数在巴黎成功立足的美国设计师。

善意的恶作剧

长发过肩,皮肤黝黑,身材健美,紧身的T恤藏不住发达的肱二头肌来自美国加州的Rick Owens酷似摇滚歌手Iggy Pop的翻版。时装迷为他贴上了一系列标签:肌肉猛男,双性恋,哥特设计师,变态……

Owens的叛逆形象为他招致了许多误解,不过事实上他也确实没少做坏事。2002年,《i-D》杂志发表了一张Owens的自拍像:图中,赤身裸体的他在对着另一张裸照中的自己撒尿。2006年,佛罗伦萨时装周Pitti Imagine邀请Owens设计一件装置作品,结果他送给组委会一具自己的仿真蜡像,不着上衣,对着一面镜子小便。事实上,这具蜡像本是为Owens在巴黎的住所准备的,只是他想让Pitti Imagine为自己买单。(“那个东西要2万欧!”他曾淘气地说,“尿尿是我爱用的主题。”)

“我试图展示的是我爱闹事的那一面,但我的本意是好的,我本人不像有些人想的那么激进。”在《外滩画报》的邮件采访中,Owens为自己辩护道,“人们觉得我是很严肃地在做那些事,殊不知我只是在恶作剧。”

衣如其人,Owens的时装设计也和他本人一样惊世骇俗。大约五年前,当时尚界还沉浸在1960年代的愉悦氛围中,Owens推出了令他名声大噪的暗黑风格柔软的水洗皮革,支离破碎的衬里,弧度优美的斜裁外套,还有无处不在的各种黑和深灰。倘若用三个词来形容他的发布会,那就是“外太空”、“哥特”和“恐怖电影”。模特高耸的发髻犹如两根天线,长长的裙摆盖住鞋子,让人产生幽灵在漂浮的幻觉。

不过,如果你以为这样的衣服代表的只是小众的品位,那你就错了,因为现年49岁的Owens已成为当今最具国际影响力的美国设计师之一。《纽约时报》称他“或许是时尚界之中被最多人抄袭的设计师”。Owens那些签名式的设计元素,诸如蜿蜒的拉链、蛛网T恤以及薄如第二层肌肤的机车手皮衣等,在过去几年蔚然成风,出现在了不计其数的其他品牌的系列里,从Alexander Wang到Rag&Bone,从Topshop到American Apparel。他的影响力直接从伸展台延续到高街,并进一步启发了亚洲设计师,如Damir Doma和Julius。

对此,连卡佛的时装总监Sarah Rutson也深有体会:“2007年,我们刚在北京开店时就引进了Rick的系列。我以为我们要经历很长一段时间的启蒙期,毕竟当时的中国消费者还停留在只关心大牌的阶段。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们还没作任何努力,Rick的衣服就全部卖光了。”

截止今年,Owens在全球拥有5家独立店铺,年销售额达3000万欧元。对于一个直到37岁才成立个人品牌的设计师来说,这是不小的成就。他是怎么做到的?

从驳样到上门推销

Rick Owens的故事开始于加利福尼亚的一个叫作Porterville的小镇。他的父亲是一名社工,母亲则是一名教师。高中毕业后,他前往洛杉矶生活,在奥蒂斯艺术设计学院进修美术,但很快辍学。“我被艺术界的学究气氛吓坏了,我认为自己太笨,做不了艺术,但我可以做时装。”Owens回忆道,“我的父亲希望我有一技之长,就这样,我报名参加了洛杉矶贸易技术大学的课程,成为了一名打版师。”

其实早在天主教高中读书期间,Owens就对时尚产生了浓烈的兴趣。《Vogue》法国版上的Thierry Mugler广告令他着迷,早期为他带来灵感的还有歌剧。“我是听瓦格纳的《尼伯龙根的指环》长大的。”他说。

入行的头几年,Owens在洛杉矶的一家致力于驳样的成衣公司工作。对大牌服装进行拆解、描摹并复制的经历让Owens掌握了过人的剪裁功力。 Owens臭名昭著的夜生活经历也来自于那段时期,他不仅吸毒、酗酒,还频频光顾色情酒吧,和变性人打成一片。用他自己的话来,那些年的堕落“测试了我身体的极限”。

创业前期,Owens认识了他现在的妻子,以奇装异服著称的法国人Michele Lamy,当时她是洛杉矶当红餐厅Les Deux Café的老板。37岁时,Owens终于自立门户,在好莱坞大道开设了一间小小的工作室,手下只有两名员工。如何进行最初的品牌推广?Owens的方式是一不投放广告,二不接触时尚媒体,而是亲自把作品带去见零售商。“用‘挨家挨户地推销’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他说。不久,洛杉矶的Maxfield时装店、波士顿的Louis Boston还有纽约的Linda Dresner都能看到Owens的产品了。他低调的朋克时装顺利地赢得了地下摇滚爱好者的喜爱,Courtney Love便是其中之一。

珠宝设计师Loree Rodkin至今仍记得Owens的第一个系列:“那是我见过的最时尚的系列,是成衣,但看上去却有高级定制的质感。我买了10样东西,有T恤、皮衣和鱼尾半裙。直到今天我还保存着那些衣服。”时尚作家Lee Carter第一次见到Owens是1996年在纽约的Mercer酒店。恰逢时装周,Owens在他酒店的客房内向编辑和买手另类杂志。“他酷酷地向我们介绍每件衣服的细节,我知道,他走红是迟早的事。”Carter后来写道。

确实如此。2002年可说是Owens事业的突破之年,《Vogue》美国版赞助了他的第一场发布会,此后他又一举夺得美国服装设计师协会的“Perry Ellis年度设计新秀”大奖。当人们以为一颗纽约时尚新星诞生之时,Owens却做出了前往巴黎的决定。他接到了来自法国老牌皮草时装屋Revillon的一纸合约,而Lamy也早就对管理餐厅心生厌倦。看来,穿越大西洋在所难免,只是谁都没想到,这一去就是十年。

Rick Owens-时装界哥特帝的自白。 - V.v - Runway。

美国人在巴黎

去巴黎作秀,不是每个时装设计师的梦想吗?一年前,纽约人Zac Posen远赴巴黎时装周追寻他的法国梦,但是在两个不算成功的发布会之后,Posen本季宣布打道回府。历史早已证明巴黎对怀抱梦想的年轻人来说绝非天堂,而Owens则在十年前来到巴黎后就再也没有离开。

和Revillon的合作虽然只持续了三年,但Owens却借此在巴黎站稳了脚跟。如今,他每年两季在位于16区的东京宫(Palais de Tokyo)举办发布会。据他说,选址东京宫的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从家里能直接步行过去”。

Owens和 Lamy的住所兼工作室地处巴黎市中心的心脏地带,由两幢相连的五层大楼组成,这里原先是法国社会党的总部,密特朗也曾在此办公。在邮件中,Owens这样形容他每天的生活:“我的卧室在我家五楼,所以我每天先下楼,在露台上处理完邮件,然后去二楼的办公室开会。开完会,我会穿过杜勒丽宫到歌剧院广场的健身房做运动,再走回家吃午饭,睡个午觉,然后开始工作,一直到晚上10点左右吃晚饭的时间。”

虽然有过一段疯狂的年轻岁月,年届50的Owens却宣称现阶段的自己过着“修道士般的生活”。“健身房、家和饭店就是我的金三角。”他说, “我的生活其实非常规律,我们晚上也很少外出。”八年时间足以让他变成一个地道的巴黎人,不过Owens目前还不会说法语,他的穿着打扮也不“巴黎”,更何况,你见过热衷健身的法国人吗?“我喜欢住在外国的感觉,它能让我想起青春期的被孤立感。”Owens坦言。

每个月,Owens都会去意大利的工厂待上一个星期。从2001年起,他就和同一家工厂合作,该工厂也只为Rick Owens这一个品牌服务。他每年要设计6个系列:男装、女装、Lilies(这是一个价位稍低的副线)、牛仔、皮草还有家具。“有时我会想,如果不用事无巨细到连每个纽扣都要管,不也挺好?但我还是觉得自己的品牌要自己上手比较好。”

相比五年前,Owens的设计虽然延续着相似的轮廓和调色盘,但服装的情绪已不再怒气冲冲,系列的主题也要比人们预料的平易近人一些。以2008年秋冬系列为例,Owens的灵感主要是1970年代乐队KISS成员Gene Simmons。让他印象特别深刻的是Simmons在“The Mike Douglas Show”上的演出片段。“他穿着一套自己做的舞台服,斗篷竖着夸张的领子,背上披着翅膀。我把那套衣服的轮廓运用到了这个系列里。”在Owens的时装世界里,吸血鬼和修女也穿着面料上乘的定制服。

无论你是否喜欢Owens的设计,他的成功确实刺激了一个时装类别的兴盛不管你叫它“哥特时装”还是别的什么。受Owens影响最深的要属那些前卫设计师,譬如美国品牌Ohne Titel的双人组Alexa Adams和Flora Gill,伦敦的Gareth Pugh,巴黎的Haider Ackermann等。而作为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的Owens,却对抄袭和被抄袭并不在意。和往常一样,他在采访中谦虚地表示:“有的东西,当它出现在空气中,人人都能感受到它,它不属于任何人。”

B=《外滩画报》RO=Rick Owens

B:时尚界普遍将你定义为哥特设计师或摇滚风格设计师,你对这些称号似乎有点意见?

RO:我怀疑人们把我的设计理解为摇滚时尚可能和我的长头发有关,我原本是想要让我的设计更优雅一点的。我一直也都想做一些有点颓废的剪裁,这主要是受Madame Gres和Vionnet的高级定制的影响,他们的衣服在刚刚面世的时候想必也让很多人觉得太超前。在这个基础上,我用粗糙的的质感和崩塌的线条来体现朋克摇滚和grunge摇滚常常表现的挫败感和脆弱性,这代表音乐史上影响深远的两个阶段,我们这个年代的每个人应该都能感同身受。所以,好吧,说到底我的设计也的确是以摇滚为灵感,不过它们也受了瓦格纳和德彪西的很多启发。

B:Net-a-Porter描述你“对以摇滚为灵感的时尚有着独到的眼光”,说你“于1994年就在洛杉矶创立了自己同名的时装品牌,但是直到2002年,在获得了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的新秀大奖、并把公司搬到巴黎之后,这个品牌才真正活跃在时尚界的版图上。”请问,在1994年至2002年间,你做了些什么?

RO:在成立我自己的品牌之初,我把我设计的衣服都装在一只行李袋里,然后挨个去找我认识的好一点的服装店,用“挨家挨户地推销”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当然我知道哪家店更好一点。于是我渐渐地有了一些生意。然后我的设计被Andre Leon Talley在纽约潮店 Henri Bendel的橱窗里看到,他就把我引荐给了《Vogue》杂志。后来《Vogue》赞助了我在纽约的第一场把发布会。我之所以把公司搬到巴黎是因为我的工厂设在意大利,而且巴黎对天马行空的设计更为宽容,因此在那里发布也更为合适。在纽约的话,人们可能只会视我为怪胎吧。

B:搬到巴黎对你的设计有什么影响?

RO:巴黎的秀场喜欢近乎变态的时尚。我也喜欢这种环境给我的压力。

B:在成立自己的品牌之前,你曾为洛杉矶的成衣公司工作过多年。从那段经历里你学到了什么呢?

RO:我在那段时间受到了反复、精确的打版训练,这使我一生受益。

B:年轻时候的你最容易被那种男人或女人吸引?

RO:我曾想成为Cher和Joe Dallesandro的混合体;如果你之前见过我就会知道,我其实已经蛮接近了。对于Divine、Bowie and Dietrich那种剃掉眉毛的样子我也一直很喜欢。

B:在你认识Michelle Lamy时,你们是一见钟情吗?她是不是你的女神?

RO:用女神来形容可能有点夸张,不过她那时的确对我有着莫大的吸引力。我们认识了两年之后才开始正式交往,不过那已经是20多年前的事了。我无法想象自己现在和别人在一起。

B:对于设计服装,你最喜欢这份工作的哪个部分?

RO:我最喜欢一场秀开场前的一个月时间,在那时,之前所有的想法都会粘合起来,整体效果开始显山露水,并且表现出成为我最好的一场发布会的潜力;它能将之前的系列都融合起来,并转化成对美的无懈可击的表达当然,我知道这是永远不可能发生的,但我喜欢做这样的幻想。

 

B:你曾经说过自己很喜欢研究零售。零售业最吸引你的地方是什么呢?

RO:零售市场体现的是真实的人们对于真正的衣服的真实反应,而媒体只是受政治操控的把戏。虽然两者都有自己存在的理由,但我更喜欢从零售业获得的反馈和肯定。

B:为什么选择东京宫(Palais de Tokyo)作为举办发布会的场地?

RO:这是我在巴黎最喜欢的装饰艺术风格的建筑,它规模宏大,气势庄严,格局对称,线条优美,另外,我从家里能直接步行过去……

B:每到新的一季,你是如何开展一个系列的设计的?

RO:似乎没有一个具体的起始动作或程序,因为设计是一个不断积累的过程。每个系列都会影响并延续到下一个,而所有的系列合起来也是一个大的系列,并且永不结束,只会分章节。要说具体的话,我总是在留意形状和比例,并努力将它们安放在合适的地方。

B:你每天的工作安排是怎样的呢?

RO:我的卧室在我家五楼,所以我每天先下楼,在露台上处理完邮件,然后去二楼的办公室开会。开完会,我会穿过杜勒丽宫到位于歌剧院广场的健身房运动,再走回家吃午饭,睡个午觉,然后开始工作,一直工作到晚上10点左右吃晚饭的时间。我每个月也会去意大利的工厂待上一个星期。

B:你的灵感都来自哪里?会从梦里获得灵感吗?

RO:如果知道怎么从梦里获取灵感,我一定会掌握并利用它。不过我的灵感大多来自建筑类的书籍,像Marcel Breuer、Pierre Chareau、Le Corbusier和Josef hoffmann等建筑师的作品都能给我灵感。

B:什么样的环境最能激发你的灵感?

RO:空荡荡的、有空调的白色房间。

B:过去几年中,Rick Owens品牌的设计方向有哪些变化?

RO:早些年,我可能更喜欢体现毁灭和崩塌的风格,但是现在我渐渐转向了一种乌托邦式的理想主义幻想,一种注定没有结局的白日梦。

B:能分享一些你喜欢的电影么?

RO:Cecille B. Demille拍的《埃及艳后(Cleopatra)》;Nazimova拍的《莎乐美(Salome)》;Ken Russell拍的《魔鬼(The Devils)》;Vanessa Redgrave主演的《Camelot》;John Waters拍的《粉红色的火烈鸟(Pink Flamingos)》;Dietrich 主演的《The Scarlett Empress》;《The Night Porter夜间守门人》;Satyajit Ray拍的《大树之歌(The World of Apu)》。

B:你是如何保持身材的?假如你的体型不是现在这样,你觉得你设计的时装会是另一番模样吗?

RO:我坚持去健身房锻炼已经15年了,对我来说,它已经变得和刷牙一样,是打理个人形象的一个惯常程序。比起衣服,锻炼更能填补我精神的空白。我不能想象自己如果是另一种身材会是什么情况。

B:你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吗?

RO:很不幸,是的,并且随着年龄增长有愈加严重的趋势。

B:我们还为你搜罗了一些来自中国网友的问题。Leslie想问你,你会穿别的设计师设计的衣服吗?如果会,能举几个例子吗?

RO:我此生唯一买过的一件设计师服装是一款Helmut Lang的运动夹克,那还是在上世纪80年代,不过我一次也没穿。此外,我还在Chrome Hearts订做过一条皮裤,像个流浪汉一样穿了五年都没换,那也是在80年代。现在,我每天都只穿相同风格的衣服:T恤,套领毛衣,外加一条宽松的短裤,它们都出自我自己的设计,就像制服一样。我喜欢制服的严谨、克己和节制。

B:网友Paris问,你会和H&M合作吗?为什么?

RO:目前我专注于自己的设计,任何其他的合作都不太适宜。并非我不赞同这种合作,只是它不适合我。

B:网友June Solstice问,你那些好看的鞋子是在哪里生产的?

RO:意大利,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我的工厂绝对保密,我希望它只为我工作。

B:你想过在设计中采用明亮的颜色吗?Yang Da Wei问。

RO:将来或许会,不过我不信我真的会那么做。市面上已经有了各种颜色的衣服,我喜欢的颜色是比较安静的。不过像YSL和Lacroix那种对颜色进行近乎野蛮的运用,我也挺欣赏的。

B:Fydanny想知道你如何形容和造型师Panos Yiapanis的工作关系。

RO:就像每年发生四次、每次只有三天的婚外情。我觉得人们如果看到我们在工作时有多么疯狂和幼稚,他们是会吓到的。

B:你会收学徒吗?Rasion问。

RO:我试过,但是,我更需要的是空间……

B:Rita想问你喜欢圣女贞德吗?

RO:当然,我热爱理想主义,尤其是当它被引入歧途,或是以悲剧收尾的时候。

B:最后一个问题来自网友Vmama:胖子可以穿你的设计吗?

RO:我很高兴他们可以。我的设计本来就是为所有人创作的。

  评论这张
 
阅读(37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