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BSESSDIA

.

 
 
 
 
 

日志

 
 

La Faim——饥饿  

2013-03-12 18:34:15|  分类: Sujet/专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饥饿 - V.v - Obsessdia
  —“先人如何会使自己衰落?他们有智慧。”
—“他们有比智慧更为强大的东西。饥饿,欲壑难填的饥饿。”
——摘自 大卫·米切尔《云图第五章——思路刹路口及以后所有》

文/V.v    图/Gorunway Italiano

2004年,大卫·米切尔在欧美文坛激起波澜的《Clouds Altas》中有一个发人深省的设置——大灭世后衰落了的地球人问逃出地球的先人后裔灾难降临的原因。先知答道,饥饿。身后的烧焦了的土地满目疮痍,文明的残骸以讽刺的高姿态伫立在废墟中。

我们因饥饿而能动地激发了智慧,因智慧对能动性的支配而感到愈加饥饿。欲望是原始的风,在任何时空和领域都在不停地产生蝴蝶效应,营造出我们目光所及心灵所感的一切波澜诡谲。当然,我并非是个批判原始性的嫩头愤青,在这里我不想发表更多林总的、无病呻吟的感想。相反,我承认我世俗得无可救药,我热爱时尚和奢侈品行业,曾对这种最能够赤裸地暴露人类权力意识和展现终极欲望的东西有着不分青红皂白的狂热,曾因为看到Christian Dior发布会上模特将手执“No Fur”横幅的动物保护主义者踹下T台而欢欣鼓舞,曾在Anna Wintour和《Vogue》之流的洗脑下热切地想要积攒些钱有朝一日给自己买件炫人耳目的“硬通货”.......我丝毫不反驳我做过一个小市民滑稽、纷纭、刺眼的白日梦。

然而,当皮草真正地卷土重来,我却发现它们其实并没有那么可爱。我不是要刻意斧凿一个思想转变的过程,从一个没心没肺的时装编辑投向动物保护主义者的怀抱,这样布尔乔亚的戏剧性不属于现实。我坚信合理有度的肉食的科学性,合理有度地取用动物皮革的必要性,但皮草这个词汇,其塞壬般的无穷诱惑力恰恰在于不合理无节制所缔造的盛大精微,从而成为万众膜拜的财富符号。金币的力量毋庸置疑,敏感的奢侈品行业中由皮草催生的链条在争议中落地发芽,以技术、稀有、手工、艺术等等之名,带着热衷炫耀的消费者们一路欢天喜地奔向绝路。即便今天,我们仍旧感到饥饿——暂时不具备相当购买力的人在仰望着步步紧逼,具备其购买力的人则渴求更丰美更珍稀的资源来拦腰截断后来人的追赶——除了黄金和黑洞,其他的事物很难坐拥这般强劲的吸引力。虽然反对皮草多少有些间接砸自己饭碗的可能性,但作为一个尚且有丁点儿良知的时尚中毒者,还是有必要保留一些文明生物最为基本的自持。摩登社会里的社会生物早已学会了灵魂的失敏,因而不要等着人们自个儿后知后觉,至少,当打扮入时的白富美戴着Fendi新款的皮草眼镜和小礼帽时,稚嫩无知的瞳眸和脑子上充其量只是一撮毛,而那软塌塌毛绒绒的尤物大抵是映不出淌血的真相的。

饥饿 - V.v - Obsessdia
 
Des contre-attaques et Sophistiques:反扑与诡辩

看到这里,估计那些皮草的忠实拥趸恐怕已经如鲠在喉地要放厥辞了,诸如那些讨论笔者是否超脱得就要得道成仙喝风放屁的打诨。慢,且慢。我的观点确乎是泛滥而中庸的,我做不到Vegan们坚持远离所有动物肉体及其产品需求的超前道德标准,但倘若要继续写些真正狗屁不通的愚弄读者的文章,我不甚彻底的文明底线倒也还没堕落到那个地步。正如Lanvin当家Alber Elbez所言:“一切都要在当下。”当下大抵是比较中庸的吧,极端觉悟和极端病态的人到底是极少数,时代那么沉重,彻悟和糜烂的两种灵魂早已被压得没了型儿——疯狂是疯狂,到底还有分寸。过去的几个世纪里,在大众对于皮草态度的激烈论战之中,相关认知在其之中不断完善,倒也合宜。

然而,近年来世界各地如Anna Wintour一辙,用所谓的“新审美观”为受众洗脑的大人物愈发猖獗,引领风骚的国际级刊物纷纷打着“穿着自然图腾=环保”、“野性之旅”、“从人反兽”这类充满魅力的诡辩主题,(鄙人不才,也曾发表过一篇名为《越自然,越环保》的、为皮草审美歌功颂德的豆腐块),并布下迷人心窍的大阵——一来,隐藏部分事实地、旁敲侧击地提示读者其实那些皮草的来源都是人工饲养的小动物,大可不必因为买了件区区的皮草而为良心额外买单;二来,发扬诡辩精髓,唾珠咳玉偷天换日,扼杀“Peta客”(以激进行为而闻名的善待动物组织)所有伺机而动据理打击的可能,即“皮草必需属性论”;三来,将皮草所代表的原始性意识形态化,以解放天性之类的概念过度渲染其美学价值,并延伸Anna Wintour所谓“皮草永存于时尚”的理论。瞧瞧,我曾努力经营的就正是这杀千刀的小聪明。

饥饿 - V.v - Obsessdia

La Préférence de L'age d'Or:黄金年代情结 

个人看来,最要不得的便是那关于原始美学慷慨陈词的宣讲——没错,无论被施以何种改造,皮草与生俱来的狂野与强势气息从未改变过,我的同僚们总是热衷于把可怜的性感女神Brigitte Bardo在《Et Dieu créa la femme》(《上帝创造女人》)里的演出当做强有力的论据。我不是诋毁这部先锐独到的新浪潮电影,其中碧姬芭铎皮草加身的性感演绎,确实适应了那个年代女性需索自我解放的追求,当然还有男人们借着新浪潮的涨势愈发汹涌的吃豆腐嗜好。但往日的风物是不能够拿来比拟和发扬的,单单以时尚圈为例——不管我们再怎么醉心于Christian Lacroix所塑造的黄金年代,再怎么追忆那John Galliano所创作的华丽幻境,再怎么热衷于Zuhair Murad之流所坚持的触目惊心的奢侈,都不能扭转时装清洁、理性、谦逊、环保的发展主轴——银幕女神披Zuhair Murad红毯战衣的曝光率平均每年暴跌5个百分点,John Galliano因不应时宜在业界和舆论的双重压力下被取代,最能代表高级定制传统的Christian Lacroix干脆早早儿地破了产。

同理,这黄金年代情结正是皮草大举反扑的始作俑者,我承认,皮草确实丰润、细腻、雍容。但时装不是逃离现实的乌托邦,在让人担忧前景的当下,不断涌现的科技材质才是当前时装界发展的的突破口。我们必须接受现实,资源枯竭,环境恶化,更多生活中美好的可能正在急速地崩解离析,非常可悲的是,皮草恰恰是行业中高碳高污染高浪费之集大成者。这个时候再来大谈“皮草的必需属性”完全就是在提笔戳自己的脸——拥趸们的借口无非是“得以幸存的爱斯基摩人”和皮草对人类蔽体意识的激发,可现在的爱斯基摩人都已在政府扶持下穿上了超薄易洗保暖的新雪丽(科技超细纤维保暖填充物),我们的高富帅白富美还在追忆他们的爱斯基摩老祖宗经历过的、臃肿繁琐且寸步难行的似水年华,如果这就是皮草对摩登新人类的启发,那不如请诸位砸掉你赖以读到这篇文章的手机或电脑,彻底拥抱钻木取火兽皮裹身的返璞归真吧。返璞归真?不不不,我想这不够准确,这种炫人耳目的权力意识重压下人人自危所致的荒诞潮流,连拿来作讽刺对象都显得太富余。

对于拥趸们对皮草来源于人工饲养的论调,我丝毫不怀疑,因为野生的皮草来源恐怕已经要被我们给杀绝了。这时,稍稍聪明些的拥趸又会以诡辩刺激我们——既然你觉得杀掉人工饲养的动物非常残忍,那么就请你彻底远离肉食,甚至连一颗白菜的生命也不要掠夺——但他们忘了,我们尚且不能够创造那些能够替代现有营养的物质,但我们早已能够找到同时替代皮草的功能性与美观性的材料(这一点详见后文)。而关于皮草获取的血腥程度我想我无需置喙。我只是纳闷,有教养的绅士们得知鹅肝惨绝人寰的获取过程后能果断拒绝鹅肝(前提是有教养的绅士,殊不知我们大天朝有一个高度发达的省份里尚且还有一群老饕真的以早夭婴儿为食的),而有教养的淑女们依旧脖子上裹着小白貂的尸体闲庭信步。诚然,物竞天择是残忍的,但以自然法则之名反对进步和文明,连九泉之下的萨达姆也会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与你争论人性底线的。
 饥饿 - V.v - Obsessdia
 
La Réussite des Vegans:素食时尚的胜利

Anna Wintour曾放言,“要让皮草从时尚中消失是不可企及的。”而Stella McCartney的出现,让这套言论浅薄得不攻自破——这位名门之后(披头士成员Paul McCatney之女)可没沾染到名媛们对大快朵颐和皮草加身那雷打不动的坚韧,长期吃素(Vegan不同于vegetarian,Vegan拒绝所有乳畜产品)的Stella McCartney始终坚持保护野生动物的路线,她所设计的鞋、手袋等一律以塑胶或PVC制造,当然她也把这个风气彻底注入了曾经主理的品牌Chloé。Stella McCartney的饮食和设计达到了高度的默契,作为一个彻底的素食主义者,在她的精彩的设计中别说是皮草,连动物皮革的影子都见不到,照样有口皆碑叫好叫座。每年巴黎时装周上,我看Anna在面对Stella McCatney这盅0脂肪的小菜汤时照样品地津津有味舔嘴撩舌,真不知那股为皮草辩护的坦荡劲儿是从哪个鼻孔喷出来的。

 当然了,另一个经典的自欺欺人的言论又出现了——“寻找完美替代产品的过程太艰巨,极少数品牌的创举不能够被作为广泛经验。”
2009年12月9日在时装零售商H&M和Barneys的赞助下,借哥本哈根气候峰会的势头,20位北欧设计师在哥本哈根联合发布“环保时装秀”,男装展示的服装材质都是可降解的天然素材。这场以环保为主题的时装秀,展示了从玉米中提取出来的纤维制成的如丝绸般光滑的面料,从沸腾的牛奶中提取出来的牛奶纤维,以及原生态的毛织物混搭制成的服装。对于H&M来说,这场时装秀的赞助,无疑是一场极具意义品牌活动。作为全球知名的快速服装品牌,H&M的全系产品线正在主推绿色概念的有机棉服装,另外有机羊毛、复用羊毛及聚酯等面料也陆续登场。这些衣服会分门别类挂在H&M的各个部门中,并贴有特殊的标签。Giorgio Amarni也一直用麻布和谷类纤维做原料。GUESS牛仔裤以有机棉制造,每条裤子的洗水过程,也用极少量的化学物质及简单的冲洗方式,就连卷标也以百分之百再造纸及大豆制的油墨印制,彻头彻尾符合环保原则。

由此我们能够一窥哥本哈根时装周大获成功的端倪——全球大城市所举办的时装周不胜枚举,但是新生的哥本哈根时装周就得以后来居上,目前的其关注度仅仅居于四大时装周之后,新秀们的表现可谓是相当有声有色。哥本哈根时装周汲取气候峰会的启发,真正把Reduce(节约能源减少污染)Reevaluate(环保选购)Reuse(重复使用)Recycle(回收再利用)Rescue(保证自然共存)五大Re精神贯彻落实,声名显赫的丹麦顶级时装学院DesignSkolenKolding毕业秀上初出茅庐的新秀都能娴熟地驾驭环保材料,真不知道伦敦中央圣马丁学院那些用着皮草阐释环保概念的明日之星们对奢华的饥饿有多么深沉,或者是他们的脑子里装了多少毛。

La Faim——饥饿 - V.v - Obsessdia
 

La Fourrure Fausse→La Fourrure Fantastique:毛是假的,潮是真的

不过要在“文化遗产”和“吃素”间做选择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正如上海的弄堂一边散发着阴湿的霉味,一边在厨房招来鼻涕虫的同时,也要面对保护“历史遗产”这样形而上的麻烦问题。不得不承认,皮草制作工序中确实蕴含着很多无法取代的技艺,从遥远的时空中沉淀下来,堪称艺术。因此假皮草的潮流就应运而生,假皮草就像是时尚中毒者的功德林,披着肉皮儿的素菜,明明端上来的是一盘又一盘汁肥腥香的肉,可其实都是豆腐的近亲。又有谁会说素菜馆造假呢?哪怕你用那假皮草彻底地兜头兜脚,连鞋都不放过,却正好因为没有一件是货真价实的动物尸骨,不用担心可怜的小动物在垂死之际施放出诅咒般的负能量。

英国白金汉宫哨兵的头上顶着的风格华丽的熊皮帽,已经足足有200年历史了,早就成为这个国家的标志之一,可仍旧面临着PETA的讨伐。毕竟为了这些华丽的熊皮帽,每年要死掉数十头加拿大黑熊。PETA(又是Peta)给英国政府念起了紧箍咒,国防部表示压力很大,不得不寻找替代品。毫无悬念的是,向来吃素的Stella McCartney成为了假熊皮帽的设计师。她说:“从历史来看,英格兰是个高度尊重动物的国家。所以国防部继续放弃华丽皮草的努力,实属完美之举。”Stella McCartney在今2010年7月,已经向英国国防部递交了替代熊皮帽的方案,新的面料被她命名为“熊28”,这是一种更轻,透气性更好,也更便宜的替代品。所以,并不需要担心日后白金汉宫的哨兵个个顶着难看的钢盔。

正当绝大多数奢侈品公司仍旧抱守着“货真价实”原则的同时,Coco Chanel早就进入了“假作真时真亦假”的境界。当人们看到那无数颗“珍珠”被串起来一层又一层地挂在Chanel的脖颈上时,那种震撼感实在难以言表。当然,没有人能真正负担得起那么多的珍珠。Chanel言简意赅地说:“不要货真价实,只要震撼惊人。”若不是Chanel首开“假石头”的先河,Swarovski的人造水晶又如何行销全球?那些如满天星一般缀在设计师裙子上的Swarovski水晶,只要够炫就好了,谁又会在乎这些亮闪闪夺人双目的玩意儿,是不是钻石呢?时尚界早就因其“肤浅”而臭名昭着了,现如今反倒因Swarovski的设计感使得“假石头”,变成了真奢侈。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2010年秋冬,执掌Chanel的Karl Lagerfeld就重演了这一出一点都不货真价实但无比震撼惊人的戏码——模特Freja Beha Erichsen和三只“熊”站在冰川之上,这是在Chanel秀场上演的北极圈实况。特别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运来的真实的巨大冰山被安放在现场,模特们穿越冰山消融的大海,脚上的皮毛雪地靴有冰块后跟。Chanel秀场上出现的皮草甚至比在Fendi的设计中采用的还要多,不同之处就是这里的皮草是人造的。因为人造皮草的质地已经优越到外行人凭借肉眼无法识别,所以众人口中的Fake Fur(假皮草)就华丽丽地变成了Fantasy Fur(趣皮草),进而老佛爷又抛出了一条老卡式的新语录——“你不能假时髦,但在假皮草里,你是真时髦!”那坚持使用淌血的真皮草的人,那些仍旧饥饿得厉害嚷着要回归正统的群体,对此应当如何诡辩呢?这可真成了一个大难题。

饥饿 - V.v - Obsessdia
 

 敲完这一片豆腐块时,已经过了饭点儿,早前为写稿准备的一大盆沙拉被蚕食殆尽。宿舍里按点儿去吃饭的弟兄们也回了,大声讨论着某某新开饭店啊,他家的豆芽那是特别的甜,他家的洋葱那是特别的鲜,他家的猪崽儿那是特别的该杀。听着他们精彩到泡妞时都编不出的谀辞,我瞬间感到一阵口舌空虚的痒,习惯性地摸了摸肚子,那被沙拉撑地浑圆的弧度却激了我一阵寒战,筛糠似的泛着酸从胃直勾勾地颤到了心坎儿里。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娱乐设计时尚秀场服装设计
阅读(10528)| 评论(1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